厨子和戏子|他们仍是记忆中的少年

2018年03月12日

一颗鸡蛋里存放整个宇宙

起初,鸡蛋里一片混沌

漆黑一团

无天地,无星辰,亦无生命

沉睡一万八千年

盘古在鸡蛋中醒来

将鸡蛋撑碎

霎时,天上有了日月星辰

地上有了山川树木、鸟兽虫鱼

天地间有了世界

于是,世界就是这一颗“破碎的鸡蛋”

 

 

除得那世间万恶

赶走那混沌黑暗

化得那世间万物

造得那美好人间

 

“假若这里有坚固的高墙和撞墙破碎的鸡蛋,我总是站在鸡蛋这一边。”这是村上春树在“耶路撒冷文学奖”颁奖大会上,面对以色列总统佩雷斯、耶路撒冷市长尼尔•巴卡特和七百多名听众所做演讲中的一句话。 

 

“让灵魂获得自由”与“站在破碎的鸡蛋一边”是两件本质相同的一件事情。厨子和戏子最接近“自由”的时候,是在创作。“写歌的时候,我离自由最近。”

 

他们的音乐是“破碎的鸡蛋”中的一片片“蛋壳”,包裹着自由的灵魂,叙述生与死的故事、写爱的故事让人哭泣、让人惧怕、让人欢笑。

 

在开天辟地的巡演路上,我们无数次地感受到每一个灵魂的无可替代。

 

 

谁说那黄河宽又广?

一支苇筏尚飞航。

谁说那宋国太遥远?

踮起脚跟即在望。

 

17年厨子和戏子花了两个月的时间走过中国“八上十一下”共十九城,从“创作的自由”到“现场和在路上的自由”,初次体会到了巡演的畅快。

 

 

 

他们仍是记忆中的少年——厨子和戏子

 

认识厨戏的第四年,他们仍是记忆中的少年,身上透着的洒脱、自由,总能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,和初识时一样,他们谦逊、懂礼,待人温和。

 

唯一在变的是他们的作品,沉淀了更多,他们的歌里有烟火气息,从个人的豪迈过度到怀古的洒脱,如此洒脱的作品,来自洒脱的少年们。

 

秦秀乾写过一首歌《黎阳》,他唱到:

 

“我从来都没有忘了你的名字

就像你从来都不记得我是谁

就像我会老去经历无数的花开花落

就像每当春秋的时候你就会把我埋葬”

 

大鼓如混沌天地创世的第一声回响,悠远的笛声透过飘荡了三千年夹着黄沙的风传来,苍茫的古韵开头,连着摇滚风格的副歌,就像秦秀乾这个人一样,灵魂里永恒的刻着两种印记。

 

历年学校的摇滚社都有乐队,唯有厨子和戏子走出来了,他们笑着说:“因为别人组乐队还上课,我们不上课了。”厨子和戏子正儿八经做原创,是在大三,也是从大三开始,他们把重心真正转到了音乐上。紧凑的比赛行程磨练了他们的舞台表现和编曲功力,也萌生了做原创的想法。回到南京后,童子文写下了第一首《远方》。

 

 

2017年5月,厨子和戏子在毕业之际发行了第一张专辑《三碗不过岗》,收录了他们大三创作的歌曲。这是一张“人格分裂”很明显的专辑,被他们形容为“一场愁梦酒醒时”。《远方》、《云朵》、《河流》是初涉社会的95后“厨戏”的内心世界,简单的民谣曲风,字里行间是常能看到“愁、远方、故乡、姑娘”字眼,那是少年天然的独白。

 

而《将进酒》、《开天辟地》、《河广》等歌曲则借着古典诗词与神话传奇,搭配更有层次的器乐配置,演绎出荡气回肠、纳天入怀的气势。

 

用秦秀乾常说的话来讲,《将进酒》的创作就在宿舍,由于南方的天气炎热,弹琴解暑,吉他弹了几个音,旋律就出来,“我和童子文说,我写了一首很‘大’的歌。” 秦秀乾想写词,但觉得怎么都配不上,就想到了同样大气磅礴的李白《将进酒》和杨慎《临江仙》,从个人的豪迈过度到怀古的洒脱,加上王安石《泊船瓜洲》里的意象,秦秀乾自己又补充了几句,歌词就有了。

 

两把吉他的配置无法再演绎这样分量的歌曲,他们开始在校内外找志同道合的乐手,童子文也捡起了荒废了十多年的竹笛,成就了《将进酒》结尾最洒脱飘逸的一段。

 

厨子与戏子2015年的最初阵容,童子文弹贝斯加主唱,最右边的葛浩一直是他们的吉他手

 

《开天辟地》也是在那个夏天成型的。秦秀乾那天清晨忽然醒来,脑袋里就想写个盘古的故事,带着一些幽默和说书般的语气口吻,一个早上把词写出来,却没有曲子的灵感。直到隔了半年,他在吉他上摸索出一个“弹得很爽”的调子,和乐队编一编,歌曲就成了。

 

《河广》的歌词出自《诗经•卫风•河广》和译文,秦秀乾的家乡正是先秦时期卫国土地。那时他们在南京高淳参加比赛,待了一个月,天天住宾馆,百无聊赖之际在琴上弹出来了一个旋律,觉得很有味道,就开始找适合的意境。

 

秦秀乾在家乡的淇水旁,旁观了好几年当地政府做的“文化建设工程”,《诗经•卫风》里的十首早就烂熟于心,想到了黄河,便想到了同是异乡人写下的思乡之作《河广》。

 

就这样,每多写一首歌,他们就想多添置一些元素,到现在已经形成了包括电吉他、贝斯、架子鼓、中国大鼓、键盘、古筝、竹笛在内的八人编制。

 

团队里都是资深乐手,只有秦秀乾和童子文两人是新人

 

第一次巡演就走遍十九个城市,秦秀乾、童子文和吉他手葛浩、贝斯手李矜、鼓手李罡,一路演一路喝,遇到什么问题都能相互包容理解,有时住旅馆有时住 Airbnb,愣是把巡演变成欢乐的毕业旅行。

 

2017年10月29日,厨子和戏子“开天辟地”巡演走到了第九站义乌“隔壁”Livehouse,有位大叔本来在喝酒,听到《将进酒》后被吸引了过来。因为演出已过半,门口工作人员打算直接放他进去,他却执意买票,在台下听完最后两首歌。

 

演出后,这位身着中式盘扣衬衣,头顶金丝边框眼镜的大叔找到厨子和戏子,手舞足蹈地和他们说“我本来在喝酒,后来过来了,过来干嘛?我买票,补票,我就觉得不花钱对不起这些歌。”满脸敬佩的神情。秦秀乾在一旁不断抱拳致谢,笑容却腼腆到不行。

 

有很多本来没听过厨子和戏子的观众在喝酒时被他们圈粉,他们说这是巡演路上最大的惊喜!

 

2017516日,厨子和戏子在南京欧拉艺术空间举行专辑首发演出,乐队在台上豪气地干了一碗酒

 

“有人说如果一个乐队巡演结束没有解散,那这个乐队就不会解散了,我们真的一点矛盾都没,可能越来越会喝吧。”

 

这种从容自在的状态,不仅不是眼下流行的“佛系”,反而处处透出一股子“侠气”,快意恩仇,放歌纵酒。

 

在厨子和戏子的介绍中写到:“生活在六朝古都,从发梦少年,到站在清醒的这头假装胡言乱语。”

 

 

“其实人们对95后有误解,总觉得年轻人应该喜欢新潮的东西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,说不定很多00后也喜欢呢。”在他们看来,不存在什么少年老成,不丧,不苦情,不赶潮流,只是这样而已。

 

在第一张专辑《三碗不过岗》发行前,秦秀乾笑眯眯地念了一句,“领取而今现在”,让整个团队的人拿起手机查百度。这句词出自宋朝朱敦儒的《西江月》,写他人到晚年,看透了“青史几番春梦,黄泉多少奇才”才发现无需计较安排功与名,眼下的日子才是最重要的。这两个笑容明媚的年轻人,若是放在古代,大概会是相携同游,飒沓如流星的侠客少年郎,而今到了现在,他们狂歌载酒,武功不废,“每一句让你记住的歌词,都是我点到的穴位。”

 

(部分文字来源于:街声大登陆专访

 

 

酒未喝干,梦没做完。

 

巡演结束的四个月里厨子和戏子又悄悄地有了新的变化,新歌,正在制作中的新的EP,迫不及待地想分享给每一个被蛋壳包裹的“自由灵魂”。

 

为了“破碎的鸡蛋”,厨子和戏子的“开天辟地”将在2018年的春天继续。这一次我们选择了南方的四个城市:深圳、广州、长沙、南昌。

 

口袋里揣上一片破碎的蛋壳,我们“开天辟地”现场见

 

点击海报即可购票

 

演出人员:

主唱及吉他|秦秀乾(厨子)

主唱及笛子|童子文(戏子)

吉他|葛浩

贝斯|李矜

鼓手|李罡

 

(开天辟地现场视频链接)

 

你可以在以下平台收听厨子和戏子的音乐

QQ音乐丨网易云音乐丨虾米丨豆瓣音乐人丨百度音乐人丨心音乐丨Apple Music丨KK BOX(台湾)丨MOOV丨Spotify丨YouTube丨friDay音乐丨iNDIEVOX丨iTunes丨myMusic...

 

加入热V,即可参与

点击下载热音APP